《猎户星座》火了,如今很多人喜欢谈论朴树,但如果你不读懂他的音乐,你谈的那个人一定不是他……

很多人喜欢听朴树的歌,更喜欢谈论朴树,但很多人不知道朴树的歌其实是写给自己的,所以如果你不懂他的歌,你谈的多半也不会是他这个人,而是你以为的他。

2018年一开场,沉寂14年之久的朴树就推出了他的第三张专辑《猎户星座》。

作为中国知名度和产量完全不成正比的原创音乐人,这次的专辑主打歌是一首非常优美动人的《猎户星座》,这是一首可以不听歌词就能被旋律打动的神作,按照朴树的说法,这首歌他写了二十年。

二十年前他就开始写这首歌,但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二十年后他又找到了灵感,于是,《猎户星座》就诞生了。

如此漫长的创作过程任何商业机构也接受不了,但这就是朴树的风格,他的创作就是追随内心的感觉,没有所谓的时间表,但代价就是只能自己掏腰包。

朴树又出专辑了,歌迷们为此等了14年。

14年什么概念,看看他的上一张专辑的封面,那时的他还是这样的风华正茂,棱角分明,锐气十足。

曾经有个歌迷在2003年时问过朴树,下一张专辑不会让大家再等四年吧(朴树的第一张专辑和第二张专辑时隔了四年)?

朴树当时笑着说:“哪能啊!”

当时这位歌迷肯定没有想到这一等不是四年,而是十四年!当然朴树并没有开玩笑,只是当时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也许谁也不知道下张专辑还会等多少年,以及是否还会有下一张专辑,于是压抑已久的情绪化作铺天盖地的评论四处乱窜,但他们显然不知道:如果你没有听懂朴树,也就不可能把他谈明白。

我觉得很多文章的作者多半既不懂音乐更不懂朴树,无非就是在消费朴树,抓睛吸粉,蹭点热度。浮躁的社会大概没有多少人愿意沉下心来真正去理解他的音乐想要表达的情怀和思想,比如这首历经20年才创作完成的《猎户星座》。

我认为这是这张专辑中最朴树的作品,但有几个人能理解这几分钟的音乐却要花费这么久的时间?毕竟20年足可以让一个人脱胎换骨,足以让一个人从清纯走向油腻,但如果你不懂这首歌的内涵,我相信你也不会懂朴树为何会这样有耐心。

事实上,很多人都不理解朴树的这张专辑为何要用猎户星座命名,朴树在接受采访时对这个问题也是含糊其辞,好像是一种随意之举。一向反感接受采访,不愿袒露心扉的朴树自然不会解释,因为答案就在音乐中。

仅仅看歌词,大多数人都会感到困惑,歌词中没有猎户星座这个词啊,也没有多少人能理解为何这首歌要叫这个名字,我推测这也许是因为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猎户星座的动人故事。

猎户星座本是全天88个星座中最为亮丽壮观的星座,它距离地球1500光年,地球上大多数地方都可以看得很清楚。同时这个星座也是古希腊一个凄美爱情神话故事,这个故事的概况是这样的:

在远古众神的时代,海神之子奥瑞恩是一位英俊魁梧的猎手,他身边还有一条勇猛忠诚的猎犬西利乌斯,每次打猎时这条神犬就时刻保护着主人。

后来,奥瑞恩和太阳神阿波罗的姐姐月神阿尔忒斯相爱了,这引起了太阳神的强烈不满,认为天神不能与海神相爱,这场爱情显然将遇到巨大的阻力,但奥瑞恩还是要义无反顾的和阿尔忒斯在一起,于是太阳神杀心顿起。

为了阻止这一切他精心设计了一个陷阱:有一天他请姐姐一起玩射箭的游戏,他带着姐姐飞驰在海平面,太阳神指着海面上的凸起的物体作为目标,阿尔忒斯一箭射中,但她不知道的是她射中的正是在海中追逐猎物的爱人奥瑞恩的头部,奥瑞恩重伤身亡,被他最爱的人亲手射杀了,当阿尔忒斯知道真相,她悲伤欲绝,昏厥过去。一直跟随奥瑞恩的神犬西利乌斯也十分悲痛,它选择绝食而亡与主人同去。

一对真心相爱的人就这样被死亡分开了,这是一个令人扼腕的悲剧,这一悲壮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了天界中的万神之主宙斯。

宙斯把奥瑞恩的身体带到了天界,化作了壮观美丽的猎户星座,永远和阿尔忒斯相伴。于此同时,宙斯也被神犬西利乌斯的忠诚所感动,他把西利乌斯也带到了天界,让它永远守护在奥瑞恩身边,这就是猎户星座旁边的小犬星座。

这就是猎户星座的故事,这其实是一个人类歌颂爱情和忠诚的古老传说,朴树想写这首歌肯定是他内心有需要表达的愿望,也就是他的爱情观。

二十年前的他只有25岁,是一个刚刚在歌坛找到位置的新锐歌手,他当时想写《猎户星座》却没有写出来,这大概是因为当时的他对于这种神圣的爱情还只是停留在仰慕和向往的阶段,他也许还没有真正理解神圣和爱情背后的东西。

这就是岁月的意义,只有它能让你懂得年轻时不可能懂的东西。这个时候我们再看看《猎户星座》的歌词,你就不会觉得不知所云:

你还记得吗,那时的夜空,

是如何降临的

什么都不说,像来自天空

轻如指尖的触痛

你是否得到了,你期待的人生

梦里的海潮声

他们又如何从指缝中划过

像旷野里的风

情长 飘黄 静悄悄的时光

清晨 日暮 何处是我的归宿

歌词很清新柔和,没有汪峰式的宏大宣示,也没有崔健式的黑色批判,有的是只是娓娓道来的平和,以及云淡风轻的倾诉,真有一种空灵的感觉。

毫无疑问,二十年前的朴树确实写不出这种感觉,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喜欢挑战规则,特立独行的叛逆少年,所以那时的他写不出来,即使他当时就对猎户星座的爱情故事有创作冲动,但要是完成这样深度的作品,他还是要等到二十年后,等到另一个自己的出现。

何止朴树,我们很多人其实都是这样的,只有经过岁月的沉淀,你才能找到你曾经向往的那些美好背后的真实,否则勉强为之也只是无病呻吟,为做新诗故做愁般的草率应付。

对于艺术,缺少了真实就不可能动人心魂,这一点朴树一直奉若神明。

在红尘中表达真实太难了,可能很多人都已经习惯各种不负责任的表达,但朴树不会,因为他始终学不会虚伪,学不会凑合,也做不到取悦别人,更做不到背叛自己,所以他的作品总能打动听众,原因就是因为他真实,一点也不装。

朴树大概不能算是专业的艺人,因为他并不具备任何舞台表现的技巧,也从来不炒作自己。

他不自信,自言对自己一直评价很低,最要命的是他天生缺少娱乐精神。直到今天他登台表演还是会紧张,还是会放不开,已经四十五岁的他在舞台上远没有那些晚辈有表演的欲望和状态。

他的演唱会坦率的讲观赏性真的谈不上,因为他就不会表演,也不会煽情作秀,他的演唱会只有唱没有演,连说都很少,其实就是场音乐会。

也许是除了做自己,他做什么都会觉得不自在,所以朴树也很少愿意登台表演,他通常就是喜欢呆在自己的世界里,和自己的音乐融合在一起,这是他最舒服的状态。

他说是自己抑郁,但其实他无非是不想让这个油腻的世界玷污自己而已,其实面对油腻的世界能不抑郁的,只能是已经油腻了许久还不自知的人。

今天很多人都在谈中年人的油腻,其实油腻都是自己选择的,一个没有自我,不能真实面对生活的人,整天忙着取悦各种人,忙着扮演着各种角色,即便你不是中年人,也一定会油腻起来的,直到把自己搞的满目全非,直到有一天幡然醒悟或者彻底崩溃。

朴树喜欢安静,但他却并不孤单,除了他有心爱的音乐陪伴,还因为他有两条爱犬一直陪伴着他。他们的相处如同奥瑞恩和西利乌斯的关系,所以他会更理解猎户星座这个故事,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我相信他就是那个甘愿为真爱献身的伟大猎手奥瑞恩。

曾经热炒的朴树缺钱而不得不出来商演,其实朴树说的的确是实话,出道这么多年,成名已久,身为北京人的他却还在北京租房,有几个人会相信?

他是缺钱,但绝对不缺赚钱的本事,就看他是否愿意了,只是偏偏他就不愿意。

他如果不是缺钱他是不愿意登台的,他一直就是这样,他热爱音乐,但却不喜欢卖艺炫技,更讨厌包装炒作,相比站在灯光绚丽的舞台上扮演明星,他更喜欢在北京什刹海边上给一群驻足的群众演唱,做个街头歌手比做所谓的天皇巨星更让他舒服开心。

其实像他这样成名已久,拥有大量忠实粉丝的实力音乐人,想赚钱其实很容易,他会穷,只是因为他不愿意委屈自己,不想为金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因为他需要金钱,但并不爱它。这和我们很多人的态度是截然相反的。

从《猎户星座》这首歌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朴树的爱情观,他内心渴望的是那种伟大甚至神圣的爱情,那种可以为爱献身的爱情,这是他的信仰。

遗憾的是人到中年的他估计也不得不承认,这是神都做不到的事,更非凡夫俗子可以奢求。求而不可得,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在这个物欲横流,众生普遍缺爱的时代,朴树这首歌唱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因为爱才是宇宙中最伟大最美好的存在,是连宙斯都能被感动的力量,无论贫富贵贱,有谁不渴望真爱降临呢?

人生是有缺憾的,但无论你此生是否能遇见这样的爱情,请相信世上真的有这样的爱情,只是人生太短暂,我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也许没有时间等到它的降临而已。

这是一个遗憾,但绝不是悲剧,因为我们仍然可以在期待中找到那种心动的感觉,并一直期待下去。

朴树原名濮树,生于1973年11月8日,大概是为了笔画少些,也可能他就是很喜欢植物,反正他出道后改了姓,化身为树。

有些人可能还不知道,朴树真是一种树,一种漂亮的大型乔木,就长这个样:

他本是江苏人,但在北京生活,父母都是北大教授,他后来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该校前身是北京师范学院,这个学校属于北京市属院校,当年既非211也非985,对于从小在北大混的朴树而言觉得很丢人,据说从此就抑郁了,后来索性退学玩起了八竿子扯不上的音乐。

那个年代退学算是壮举,玩音乐则是不务正业,不过二十年过去了,现在这些人都成了时代的宠儿。

值得一提的是,朴树上学时这个学校还有一位历史系学生后来也成了名,他就是上了百家讲坛一举成名,成名后又惹了一身麻烦的中学历史老师,他叫袁腾飞。

朴树是灵性悟性都很强的音乐天才,没有经过系统的音乐学习,他的音乐产量很小,但精品很多,带有鲜明的个人色彩,后期的作品价值观越来越鲜明,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从1996年签约麦田音乐出道开始,二十多年来他也只是出了三张专辑,而1997年签约华纳的汪峰如今已经出了11张,他的第三张专辑早在2000年就发了。

他为何产量这么少,是因为他总是追随自己的灵感,灵感没有了,他就会停止创作,如同这首《猎户星座》一放就是二十年,这样的创作方式完全违背市场规律,所以朴树从来也不算是一个商业歌手,虽然获奖无数,但他几乎从来就没有任何商业意识。

创作对他而言似乎是一种修行,他只在乎内心的感受,他只给自己写歌,所以他的作品总让人感到真实坦诚,他的干净纯粹都是修出来的,这一点他从来没有改变过。

在一次节目中,朴树曾经调侃高晓松猥琐,高晓松则以油腻相讥,两个好哥们相视一笑。其实朴树一点也不油腻,这一点高晓松是很清楚的。

在我看来,在商场上颠倒众生游刃有余的高晓松想不猥琐是不容易的,但谁也没本事让朴树变得油腻,这一点高晓松肯定也心知肚明,因为他也没这个本事。

窦唯曾说,好的音乐并不需要歌词。《猎户星座》大概就是这样的作品。

从朴树现场演唱的版本看,这首歌的歌词只是唱了一遍,大部分时间是朴树用自己喜爱的口风琴在演奏这首歌的旋律,优美的旋律让他沉浸其中,已经不再年轻的朴树在音乐中腼腆的像个孩子一样幸福,你如果真懂他,就会知道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如今的他内心世界就是这样干净、简单、甚至天真……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喜爱他的原因,因为他的样子可能就是你内心想要的,即使你明知做不到。

想读懂朴树,不需要看那些无聊的八卦,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娱乐明星,他不想娱乐任何人,只想表达自己。他的音乐就是他的门户,只要你能听懂他的这首《猎户星座》,你就能走进他的精神世界,就会和我一样感叹:

在这样油腻不堪的时代,幸好我们身边还能看到这样的人,听到这样的音乐:

那些死去的人,停留在夜空

为你点起了灯

有时你乘起风,有时你沉没

有时午夜有彩虹

有时你唱起歌,有时你沉默

有时你望着天空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