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小Q,昨天很兴奋地给我打电话,说她在我家楼下,来给我送葱油饼。作为一个资深吃货,我一听马上两眼放光,乐颠颠下楼接她,葱油饼拿在手里,还热乎乎的呢,我说你自己做的?她说买的啊,这家葱油饼特别好吃,特别有名,每次经过都排好长的队,我今天刚好有时间,就排了半个小时队买了几个。

半个小时?卡!就为了吃一个葱油饼?对我来说,这简直无法想象啊,我宁肯不吃。

她点头:“主要是他们家一锅只能做二十来个,每个人都要五六个,所以等的时间长。”

为了爱吃的葱油饼,不急不躁地排半个多小时的队,不是吃货精神可嘉,而是把时间浪费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一个极细微的表现。

我在一个读书群待了好几年啦,我发现其中有些人的消费观和我的特别不一样。比如今天大家谈到鲜切花(不装逼地说,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就是从植物活体上切取的鲜花),梦梦姑娘说她订了一家鲜切花,一个月168元,可以送四次鲜花,感觉非常划算。

注意,她说的是很划算,每个月168元,我迅速地估算了一下,一年1500左右的样子,要是买盆栽的话,估计房子都会占满吧,而鲜花,却只那么小小束。但我想,梦梦姑娘享受的应当是花,又鲜又美的花(怎么感觉在说鱼汤?),一个常年有花香的家庭,应当是很美好的吧。

我还有个朋友,买了个电视(或许叫家庭影院更合适些),60英寸的,他和我说时我对尺寸并无概念,我又问多少钱,他笑问,你给我报销么?我瞪他一眼,我励励志志不行吗?,他说总共花了三万多吧。我对尺寸没概念,但我对钱有概念。

我追问,真的有必要这么大吗?他说他媳妇喜欢。

啊哈哈,听上去好像个黄色笑话。

那个电视我亲自去围观了一下,真的好大好大,还配了在我这个屌丝眼中很高级的音响。他和老婆是丁克,没小孩儿,看电影是他们的共同爱好之一,两个人都很满意。我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钱花哪儿哪好。换做以前,我会觉得败家,现在我成熟了,三万块可以天天泡电影院,多(hao)棒(she)啊(chi)!

两年多前吧,我的朋友王大美,就是那个总想睡男神的花痴新晋辣妈,为了看自己的偶像一眼跑去上海。来回双飞,住了一夜宾馆,排了一天队,只是摸了一下男神的手。来回机票加住宿费以及她的置衣等形象费,总消费应当在4000+。

两年前我觉得她脑子坏掉了,我自认为喜欢玄彬喜欢到骨子里去,但我肯定不会为了他花这么大本钱,顶多就是买本他做封面的杂志,去影院看看他演的电影。

可现在王大美同学对那次上海之行都记忆犹新,有种不白活一回的酣畅淋漓,我于是又觉得,只要自己喜欢,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

现在的我其实特别欣赏这些朋友对时间和金钱的态度,他们无一不将其花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这真是聪明的做法。

而我,最近也在学着这么做,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真的非常有必要。

其实到了我这个岁数,特别喜欢两样东西。

一是钱,二是时间。

(弹幕:清浅你净说大实话。)

金钱自由和时间自由的人生,都是可羡慕的人生。

如果同时拥有这两样,只要不违法,你基本上可以随心所欲。如果再会玩一些,那么,基本上就等着成为朋友圈里“不看他朋友圈”那一类吧,太让人嫉妒了,只能屏蔽。

但大多数人只拥有一样,要么有钱没时间,要么有时间没钱。

有钱没时间,一般是自身问题,要么太贪,要么迷失了自己。

当然,也有种幸福,是时间自由的人。

这种人只要心态平和,知足常乐,也会过得非常安逸,我身边大多数人都这样,比如,我公公,只要他愿意,可以每天打牌到半夜12点(可是对身体不太好哟)。我婆婆,只要她喜欢,每天可以去环城公园散步。

有少部分宠儿,两样都有,他们左手金钱,右手时间,想干吗就干吗,这部分人,最值得羡慕。

不幸的是,大多数人,比方你我,总要在时间与金钱之间挣扎,以至于忘了初心。

去年春季的时候,我家老秦开了微店,给人看八字,短时间内挣了一些外块,我这个财迷老婆自然乐得合不拢嘴,可是有一天,他非常郁闷地和我说,感觉特别烦,因为看八字非常浪费时间,他都没时间看书。老秦有这么几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不好意思,搞混了,这是郭德纲老婆于谦的爱好。

老秦的爱好是喝酒看书听锵锵。我想可能我逼他太紧了,所以,我就说你要真不喜欢,那就把微店停了吧。

然后我们又过回了靠死工资生活的日子。上有老,下有下,处处需要钱来打点,一个月多看几个八字,差异其实很明显。

所以只能在金钱和时间之中做出抉择,老秦要求不多也不高,他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学学MOOC,健健身,读读书。我发现当我不再要求一个很能挣钱的老公,我们都快乐起来了。

有大量时间陪小朋友,还可以每周去看电影,你看,贫贱夫妻也不见得百事哀,除了上班,随心所欲支配自己的时间,不也挺快乐的吗?

想这样也不难,目标明确,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把时间一股恼地花在上边,你也可以收获一个更好的自己。

至于金钱,那就努力把有限的金钱,在自己负担得起的范围内,花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吧。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