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徐/文

1

说来好笑,那年考上师范,班会上挨个自我介绍。轮到我时,走上讲台,微微笑,文绉绉地讲到:大家好,我叫江徐,江zemin的江,徐静蕾的徐……

我有在心里酝酿再三。江,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徐,清风徐来水不兴的徐。貌似很诗意,也很文艺。多念一遍,自己都觉得酸,关键太长,最终决定借用徐静蕾的名。人家可是我等女文青的典范。

徐静蕾,江湖人称老徐。素心如简,人淡如菊,长着一张并不惊艳、略带性冷淡风的脸孔。

老徐具备了我喜欢的几个特质:才华、文艺、追求自由。

人说胸大无脑,胸小有才(说这话,无意冒犯柳岩们和大幂幂们)。不过人家老徐确实胸小,也确实有才——

演戏,荣登内地演艺圈“四大花旦”之一;写博客,开通112天,点击量突破1000万,成为“中国第一博主”;导演,《杜拉拉升职记》让她成为大陆首个票房过亿的女导演;书法,因其清冽而优雅的风格被开发出方正静蕾简体;还教书育人,还DIY手工艺……

多才多艺,干啥啥能,被称作“当代林徽因”,是冯小刚、赵宝刚、姜文等京城文艺大咖们最愿待见的女神。

我不追星,但对有才华的人向来无免疫,不论男女或老幼。对徐静蕾的喜欢,淡淡的,细水长流的。

2

徐静蕾文艺腔足,逼格高。

少女时期在严父逼迫下去少年宫学习书法,夯实功底。方正电子慧眼识好字,携手徐静蕾发布其个人书法计算机字库产品,命名为“方正静蕾简体”,被方正方面称为中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个人书法计算机字库产品。

创办电子杂志《开啦》,担任多个知名真人秀节目评委或者嘉宾。

出去旅个游,白衬衣,黑裙子,麻花辫,宽檐帽,这些都是对我胃口的文艺元素。人家还不剪刀手,也不对镜头傻乐。网友赞道,这才是真文艺!把日子活成了诗!

康德说: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

对人生自由度的把控,徐静蕾足以令众人艳羡。

我一直关注她的中国第一博。从2010年11月份开始,发了一篇题为《假期休眠状态》的博文,然后就没了动静。以为她全世界撒欢闲逛去了,没承想,至此之后,博客再无更新,而是转战至腾讯微博,记录春花秋月生旦净末。

她想休息就休息,而且很任性,一休就三年,带着新片《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重出江湖。想拍电影就拍电影,既谦虚又霸道地说,拍电影只是好玩,没压力,首先得自己高兴,喜欢。能说这话,得有多大的底气?

关键还在于,人家想不结婚,就不结婚;想不领证,就不领证;想不生娃,就不生娃。有钱,任性。有才,更任性。就像她微博签名,特霸气:别的不敢说,正能量特别多。随时无业游民一枚。这里的无业游民,毫无疑问成了褒义词。

3

我觉得,人是自由的,只要遵循基本的社会规则,就不应该对自己有任何束缚。我并不觉得人一定要结婚,因为婚姻过去说就是个保障,我觉得我的人生不需要这样的保障,而且我也不觉得一定要是有个形式,才能怎么样。我从情感上很有安全感,我从经济上更不需要谁来保障我。

我觉得人很多时候是被自己的观念还有别人的观念给束缚了,但是想要冲破这些,可能现在会被认为是怪胎,但是我无所谓,我是并不在乎其他人怎么说我。

能有底气说出这番话,是因为徐静蕾不仅实现了财务自由,还实现了创作自由。

所以,作为女性,想要自由,更大程度的自由,首当其冲就是赚钱,实现财物自由。

看到这段话,不禁感慨,不愧是我多年以来喜欢的女文青呐。

多年前,与男友深恋。对方没房,没车,没存款,一穷二白,被我视为潜力股。也曾经沧海,也山盟海誓。当别人问及是否结婚领证、修成正果,那时的我还愿意分享内心想法,傻乎乎的:又不是看中他的钱,他是一无所有的,有什么必要领证呢,又有什么必要举办仪式呢?假若对方是个千万富翁,我倒要急着领证的,至少,万一分手,还能获得一部分的财产……

也因此,很能理解、认可徐静蕾的爱情观:我无比相信爱情,所以不需要用爱情证明。

至于文学痞子王朔曾为徐静蕾抛妻弃子、与成龙玩车震遭扒、与韩寒玩姐弟恋博客调情……这些,大抵是羡慕嫉妒恨者们的低级黑。即便是真的,我也照样喜欢有才、文艺、爱自由的老徐。

4

从何时起,文艺青年,已成为一句不带脏字的骂人话。甚至有人著书: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

文艺女青年居然成了一种病?

而且,这种病居然只有生个孩子才能药到病除??

有人说,世道变坏,是从取笑文艺青年开始的。

文艺青年之所以被取笑,是因为他们(看似)装逼、(看似)矫情、(看似)滥情、(看似)装腔作势,(看似)目空一切烟火之事,说话造句喜欢过度抒情,整日耽恋于幻想之中。

身为诺贝尔文学奖备胎,昆德拉写过一部小说——《生活在别处》,小说最初的名字是《抒情时代》。相比而言,后者更能开宗明义——抒情。

人类不仅具备抒情的能力,有时基于生存,也需要这种能力。生活产生离析,日常分崩空虚,“而天上却是另一个世界,到处是灯火辉煌的路标,时间分割为一道灿烂的光谱。他无比兴奋地从一道光跳到另一道光,每次都坚信落在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具有伟大创造力的时代。”

诗言志,歌咏言。中国古已有之。

扯远了,总之缺乏文艺情怀的人,自然无法理解——有些人,表达情感时,就是习惯用抒情的深情的矫情的滥情的语句,只有表达者自己,或者同类人,才能明白TA的真心实意。

就像出国旅游的徐静蕾,在树佛遗址漫步之际,头脑中再三冒出一句古诗:千古兴亡多少事。千古兴亡多少事。千古兴亡多少事啊!

即便女文青被视为病症,即便世人取笑,依然愿意将文艺这生活方式——进行到底。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