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鱼鹿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我只猜中了前头,可是我却猜不中这结局……

那年我刚满17岁,第一次撒谎,翘了课陪你去地下影院看《大话西游》。虽然,你事后知道后很生气,但我笑着拉你的手说,“傅杨东,我的好多第一次都给了你,你不能负我。”那是我第一次看周星驰的电影,后来就万劫不复。辗转多年,看了无数的电影,但我能清晰记得就只有这一部。因为它告诉我最好的爱情应该死于最美好的时刻,相爱本来就是用来怀念的。

“现在我郑重宣布,这座山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这是紫霞仙子的开场。我以为这会是个童话故事。

“傅杨东,你是我的。是我纪小西一个人的。”我看着你的眼睛坚定地言说。你摸了摸我的头说,“小西,你还小。”我嘟着嘴,气愤抓着你的耳朵,“我不小了,再过四年,我都能嫁人了。”

你没有说话,眼睛只是盯着屏幕至尊宝亲吻紫霞仙子的那一幕。后来这一幕,我回放了无数遍,我想如果你也能回头看我一眼,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而不是朋友的妹妹。

这一年,你教会了我怎样擦口红。

这一年,你教会了我怎样穿扮最美丽。

这一年,你说,女孩子要自爱。你说,小孩子家家的不要谈爱情。
这本该是妈妈做的事,你都一一教导我。傅杨东,你只是一个哥哥的朋友。你说 ,你不爱我,我不信。

时间先生缓缓地向前走,我就这样到了18岁。

如你所愿,我长得更美好了,齐腰的墨黑长发,嘴唇上那一抹娇红。有人给我写情书,但我不在乎,因为在我眼里,除了你,没有能更让我欢喜了。所以我对那些少年的示爱,都丢弃在街尾的垃圾桶里。

成人礼那天,你穿着一件白衬衫,那耀眼的光芒,我不会忘记。

我记得,你笑着对我说,“小西,你已经是大人了。”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抢过台上主持人的话筒,大声地询问你,“傅杨东,我喜欢你。我想做你的新娘。”大家都停顿了几秒,随即就是四周不停地起哄。我脸涨红,但却带着无比的勇气想靠近你。

你并没有作答,只是慢慢地走上前,牵起我的手,把我带进你的怀里。别人都以为,这是你的回答,答案是你愿意。可是我知道,这是你的拒绝,温柔的拒接,我的泪水沾湿了你的衬衫,你只是微微停顿,最后还是像以往一样摸摸我的头。

但我要的,并不是这样。我知道我很贪心,得到了宠爱,却还要奢求爱情。傅杨东是你的宠爱给了我一做囚城,囚禁在你的世界无法自拔。

如果记忆是一个罐头,我希望它永远都不会过期。我躲在家中,不想见任何人,特别是你。

我拆了你送的礼物,一只口红。摸着它冰冷的温度,就像你的回答一样刺骨。我把它狠狠地摔倒在地上,后来又小心翼翼地拾起它。默默地对自己说,“纪小西,你不可以放弃。”

毛主席说过,再未打败敌人之前,所有机会都不可放弃。而我攻克的是傅杨东的心。

我带着满满的勇气,像紫霞一样执着。可是执着的人最后往往伤的最惨,因为他们付出一切,却换不来应有的平等。

后来,哥哥告诉我,你爱过一个女孩,她叫白晶晶。

你们很相爱,可最后她却死在了你的手木台上。然后你不再做医生,做了老师,和我哥哥成了至交。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尊宝最后最爱的不是紫霞吗?白晶晶只是轮回中的爱人。

我仍固执地相信你对如此好,一定是因为爱我。 但在看见白晶晶的照片,我的谎言,我的自我幻想都被戳破了。她与我很相像,如果我不是只有一个哥哥,我一定以为她是我遗留在外的姐姐。

傅杨东,你是因为她,才对我如此好的吧?紫霞说,她想知道在至尊宝心目中,她是不是一个惊叹号,还是一个句号?你脑袋里是不是充满了问号呢?我想我也想知道。因为我不是白晶晶的代替品。

如果我有一个月光宝盒,我想回到在你遇见白晶晶之前,因为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孑然一身。

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是这些都是你的宠爱滋养的。我私心地想,是不是失去了我,你就会知道珍惜我呢?我剪短了长发,就像剪短了过往。我还打了人生第一个耳洞,因为我想记得你。

我离开了,没告诉任何人。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但是我已经控制不住我自己,若再在你身边,却得不到你的回应,我想我会缺氧而死。

我没有带多余的东西,我只带了你送的那一支口红。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2013年,23岁的我,又在网上重看了一遍《大话西游》,在看到紫霞说这句话时,我的心就像针扎一样不住地疼。

五年来,你没来找过我,我们就这样断了联系。

五年里,若要是想你,我就会一遍一遍地看《大话西游》。因为最后至尊宝明白自己最爱的是紫霞,即使是在失去之后。那样可以给我冰冷的心些许安慰。

后来,我还是回到了那个巷尾,看着陌生的一切,所有的人和物好像都变了样。

难道那只是一场梦而已?

我把你送的那一支口红留在巷尾。那个第一次遇见你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现在就从这里结束吧……

傅杨东,再见,我的至尊宝。

后记:
他卒于2012年的那个夏天,终身未娶。
这时候后来,哥哥告诉我的。 那时我才明白,原来我不是你的紫霞仙子。
我只是你不小心遗落在巷尾的口红,走丢了,就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