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以前鲜有接触互联网的老妈,这一年也用上了智能机学会了玩微信。

No.1

除夕夜,一家人其乐融融看春晚。老妈忽然拿出手机,非要让我看一段视频,语气和眼神儿里充满了暗示——

“你来看看就知道了,这个视频演的可感人了!”

想都不用想,这准又是某个营销大号给中老年人定向制作的推送,内容无非“父爱母爱的无私伟大”、“空巢老人的艰辛隐忍”、“离家子女的麻木不仁之类”的,我实在懒得配合她。

老妈见我不动弹,就喊老爸过来捧场。老爸有些无奈,但君命难违,苦笑着说了一句——

“这个咱俩不是已经看过好几遍了嘛!还看啥?”。

老妈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逼于无奈,老妈只得自顾自地做起了解说——

“你瞧这视频里的孩子们呀,回到家一个个都在低头玩手机,包饺子都没人吃……你还别说,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

确实,现在人人都是低头族,手机粘连在手上,成了人体的一个器官。可是有趣的是,现在低头族的年龄是有上升趋势的,说不定我们的老妈们都一样,茶余饭后边看电视边玩手机,偶尔冒出一句“红包又没抢到,错过几个亿!”

No.2

父母用微信,有一个很重要的初衷——为了知道儿女的动态。

很多事情,我们在电话里不会和父母讲,回到家也不会再去谈。偶尔在朋友圈发一条矫情文艺的状态,秀一下潜在男女友的恩爱照,Po一张胡吃海喝的奢侈生活照,诸如此类的这些琐碎的生活,很多都是不太适合与父母说的。

昨天订阅号里写了一篇文章,其中有一句写到了“我暗恋的女孩”这几个字眼,写下的时候就担心老妈会胡思乱想。果然,今天早饭过后,刚刚还在刷碗拖地的老妈,看我无所事事,忽然找了个离我近的位子坐下来,一本正经地说——

“我跟你讲啊,如果有喜欢的女孩子,就一定要去追,你可千万不要搞暗恋啊……”

我两眼晕眩,如果把我的文章比作一部刚杀青的新剧,那老妈肯定是史上最严格的广电总局,想到以后发文写字,总会有一种顶风作案的感觉,心里一阵激灵。

No.3

《奇葩说》曾有个辩题,讨论的是朋友圈要不要屏蔽父母。

无论你十岁、二十岁、三十岁,在父母眼中你永远都是一个孩子,你的一个“小波澜”在他们心中都会变成“惊涛骇浪”,他们的“爱之深,关之切”一不小心就成了变相的“视奸”,与你来说会觉得畏手畏脚,对父母来说也是徒增担忧。从这个角度来说,似乎该屏蔽。

然而,虽然三天两头就因为朋友圈的事儿挨老妈的唠叨,可屏蔽她这种事情,我还是于心不忍。

暑假刚教老妈用微信那会儿,她总是嫌我没有耐心,而我也总是嫌她不用心学。

“气泡就代表聊天,小人儿就代表着联系人,多简单呀!你要用心学。”

“哪有你这样子的老师,一点耐心都没有……”

假期结束了,老妈最后还是没有学会。可是没过多久,我还是收到了老妈的微信消息,是邻居家的孩子教会她的。

她学打字学上网,下了不少功夫,就是能和我聊微信。她戴上了老花镜,脸上映着刺眼的荧光,就是为了能在睡前看一眼我的朋友圈,而我又怎么忍心屏蔽她,把她的关心拒于一条窄窄的屏蔽线之外呢?

我在渐渐长大,老妈在慢慢变老。我的世界我的生活,或许老妈永远没办法完全理解。但她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存在着,于我来说,就是一种简单却真实的幸福。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