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桃不信

突然有很想写一些东西的心情,酝酿了一整天,竟然没有写出只言片语。

这段时间过得并不精彩,甚至算不上充实。想写点东西再回头看看,很多道理就不用再一遍遍叮嘱自己,以第三人称的角度读一遍就会豁然开朗。人总是这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我却不知道该从何下笔,记得以前就连和朋友闹个矛盾 肚子里的小文章也会唰唰不停的蹦出来,当时还会嘲笑自己 没有作家命,生个作家病 哈哈。也许也只是当时韩少和郭小四对我影响太深,或者是我的少女矫情心在作祟,或者压根我就是个矫情人儿,不得而知。现在终于回归了正常人的队伍,吵架就是吵架,再也没有内心OS的“阳光洒在你的侧脸 而我此刻只想拥抱你”等等矫情的桥段。再也没有文思泉涌想把自己的所有大事小事难过开心都摊开给所有人看的心情,这是不是也算一部分的成熟。

说到少女心,仔细想想这玩意我现在真真的少得可怜。每当看着身边闺蜜朋友一个个大道理小计谋滔滔不绝如数家珍,我就特别想逃,我捂起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我甩着手臂说好烦好烦,其实也只是怕被潜移默化的改变成那样的庸常妇人罢了,我想保有我那一丁点可怜的纯真,但我知道对于她们这并不是什么顶天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不会说,我只能用自己的不耐烦来掩饰。

去年我过的并不好,因为自己的少女心,轻信别人的许诺,同情心泛滥。站在别人的角度帮别人思考,同情他怜悯他,而他却用最无情的方式回报了我,现在我终于得到了该有的教训。每个人都在说,你看你看,下次你还敢这么傻吗。我不停说,不会了不会了,再也不会犯傻了。其实我知道如果还有同类情况我仍会选择相信,选择无条件付出。我还是会傻下去,不是因为无脑,不是因为软弱,只因为我相信感情里始终存在美好的部分,我只愿看到美好的部分。有时候自己也会觉得自己很傻,而大部分时间我会庆幸,自己仍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

现在我很好,有一个很爱的人陪在身边,一起为我们的将来努力,我们彼此坦诚,我们相互深爱。他总说我看不到他的真心,其实我一直知道,他很爱我 爱到愿意把全世界给我,就像我同样可以给他我的全世界。他总说生活终会归于平淡,激情维系不了太久我们的爱,但他不知道因为一些小事吵吵闹闹也是平淡生活的一部分,只要在一起,大笑也好争吵也罢,都是爱的表达方式。只要我们彼此从未真正想要放开对方的手,一切矛盾的存在都是合理的,一切艰难都会过去。我们当然会有彼此质疑的时候,男人来自火星 女人来自金星,我从未看过你的世界,就像你未曾来过我的星球,我们如此不同,却填满彼此的缺口。爱情不是相似的两个人在一起,互补的两人只要找对接口,完全闭合,这样的感情必定是这世界最坚固的存在。但是对接的过程很艰难,也许你会因此丢掉齿轮,而我被磨平棱角,在这个过程中请不要轻易放弃,过程艰难一些,结局才会显得格外美好不是吗。

新年的时候,我许了一个愿。许愿的时候我竟然思考了很久,记得小时候,去寺庙烧香或跟风去看流星雨的时候,我总有无数的愿望,生怕时间不够我一一说出它们。难以想象那样的我现在竟想不出任何一个可以称之为愿望的东西,如果这也算成熟的一部分,我宁愿回到童年。

许了愿就会实现,圣诞老人会在午夜跳进烟囱把礼物挂在床头的袜子里。多想回到那么纯真的年纪,回到那个热烈的,敢爱敢恨,说走就走,早上还在帮工作室拍照下午却出现在去成都的火车上,想做回那样随性洒脱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