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我所知,从九十年代开始,葡萄牙诗人安德拉德的诗歌开始进入大陆,并受到广泛喜爱。一种说法是,他的诗歌——或者某些篇章——有一种颓废的、伤感的美,与著名诗人柏桦的某些作品在气息上,有相似之处。说两个诗人的作品相似,似乎有点侮辱的意味,但我想,说“气息”、“气味”相似,大概许多诗人应不会反感。

就诗论诗,《雨中回家》让我想起博尔赫斯的一首诗《雨》,其诗的结尾说: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幕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博尔赫斯《雨》

而本诗则说,“我听到了,母亲,又在下雨/雨滴打在你的脸上”。从雨牵引出了一种感情,这种感情潮湿,贴身,甚至绵绵不绝的痛彻。“升华”这个技法为现在的很多年轻的写作者所不齿。但,任何抒情的作品仍不免要用到升华,因为在终极的意义上而言,所有的情感最终恐怕都要归一,所以某种意义上,“升华”必不可免。於菟牛牛点评。

雨中的家

作者:埃乌热尼奥·德·安德拉德(葡萄牙)

雨,雨又落在橄榄树上。

我不知道这个下午为何又下雨了

既然我的母亲已经离去

不再走到露台上看雨

不再从缝纫中抬起眼睛

问我:听到了吗?

我听到了,母亲,又在下雨

雨滴打在你的脸上。

转载: 於菟阅读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