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文昌

1.

这个春节,我还是回了家,只是途经武汉,依然诚惶诚恐。

此时窗外下着小雨,空气里弥漫着阴冷的水汽,一如南方的冬天,往常热闹祥和的节日气氛,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失去了那份温暖。只是在家宅着,一家人围在火炉前,吃吃零食,看看电视,尽量不串门,也取消了同学小团体的聚会。真的小心翼翼度日如年,生怕有什么闪失。

这几天每天早上醒来,翻起手机打开微信,满屏都是肺炎的动态新闻,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试图自查下咽喉是否肿痛,摸摸头是否有发烧的迹象,所幸无恙,其实每晚都睡得很香,只是回家路过武汉有些忐忑,途中一直戴着口罩,尽量避开人群,实在想不出哪里会有所闪失。

此时武汉乃至湖北都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上,不管是武汉主政领导,还是那些吃野味的人都成了众矢之的。每天的疫情新闻报道,外加最近几天阴雨连绵,邻里之间不串门,没有节日气氛,尽管只是初二,颇有点初七八九要出门的伤感和冷清。

2.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像是好吃野味的冒失鬼打开的潘多拉盒子,如此形势,仿佛病毒的子孙要占领人间,自然是人人自危。不管病毒来自蝙蝠,还是竹鼠,或者獾之类的野生动物,但从动物跨物种到人身上来说,对于病毒的繁衍来说,其意义不亚于哥伦比亚发现了新大陆,终于有机会大展拳脚,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复制自己的基因,不断扩张的机会了。

一个喷嚏出去,无数病毒像孙悟空拔下的头发,瞬间病毒的子子孙孙四处寻找可能的宿主,要是有人正站在对面,没有带上口罩,或者病毒沾在手上抹了眼睛,那病毒可以登门拜访了,到时个人的免疫系统不够强悍,沦陷之后,被感染的人基本就成了下一个传染源,即使戴了口罩,安全距离也应该保持在一米开外,此时不以为然的人,免疫力不强,一不小心染上就活不过两集。

腹泻其实也是病毒惯用伎俩,尽可能的利用人力的体液最大的剂量的释放到下水道,如果排污措施不到位,病毒会随着污水系统渗透到人类的水源,从而影响到人类健康。

病毒在传播过程中,一方面是与人体的免疫系统抗争也是自学习的过程,在不断的斗争过程中积累经验,选择出优势病毒个体,通过变异的方式适应新的战争,艾滋病就是这样不断变异,瓦解人体的免疫系统,真正掏空之后,他也就与宿主同归于尽,除非传染给其他人继续开始生长之路。

为了防止病毒找上门来,谨听医嘱,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尽量避免到人多的地方去,保护自己的同时,也是为了保护他人。

3.

刚说了病毒为了繁衍也是费尽了心思,那些为了口腹之欲吃野味的人,又是咋想的呢?《舌尖上的中国》展示的美味已经不能满足你的需求了?未经人物驯化选择的野味,真的有那么美味吗?如今一场成本高昂的抗病毒战争的打起,基本就是全国人民,乃至世界,为了那一小撮吃野味的人在买单,在为某些人的无知在买单,没事还好,出了问题,真的恨得咬牙切齿。

其实历史上大型的瘟疫或者说流行病,大部分也都来自动物。在《枪炮、病菌和钢铁》里面举了个例子来说明动物,病菌与人类的关系。有个男人得了一种怪病,有点像肺炎,医生问他到底做了什么,后来在他妻子的追问之下,他才承认不久前到家里的农场去时和母羊性交过几次,这也就是他传染上那神秘病菌的原因。

如今能够大量供应到人类餐桌上的动物品种,鸡鸭鱼肉,基本都是经过了人类的驯化,经过千百年不断选择之后的结果。当然驯化过程中,因为紧密接触也会染上动物的疾病,比如天花,就来自牛。

对于这些动物本身而言,是他们的幸运,因为基因得到了大量的复制,而悲哀在于寿命不长,成长环境完全按照人类要求在进行,残忍冷酷,涉及到动物伦理,自然也会陷入两难困境,当然出于内心的怜悯吃素的人完全也是值得敬佩的。

野味是没有经过驯化了,人类在处理这些野味所携带的病毒毫无经验,自然没有抵抗力可言,也就是感染的风险极高,此次由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引发的病毒,又是人类犯的错误。尽管这种行为不是批量,但是从数据信息量来来说,那些异质的病毒信息对于人类而言,就成了致命的礼物。

不管什么原因,大部分流行病的初始源头来自动物,如上面所述,可能是无知的性交,也可能是在驯化过程,也有可能是偷吃了野味导致的,下面简单了罗列《枪炮、病菌与钢铁》中人与动物,病毒的交互案例。

4.

在采集社会人口密度远不如现在,即使有人感染病毒,也仅限于少数之间,人烟稀少,很难找到大规模人群进行传播。病毒也仅以个人体内的养料为食,一旦原来的受害者死了或者产生了抵抗力,病毒也就很难传播到下一个受害者,当然也有些食人族,或者捡拾了动物尸体而瞎吃的人们。

为什么农业的出现会成为我们人群传染病形成的开端?那就是农业比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维持了高得多的人口密度——平均要高10倍到100倍。另外,狩猎采集族群经常变换营地,留下了一堆堆排泄物,上面聚集了大量病菌和寄生虫的幼虫。但农民是定居的,他们生活在自己排放出来的污水之中,从而为病菌从一个人的身体进入另一个人的饮用水源提供了捷径。

下面我们再看看《枪炮、病菌与钢铁》中提到历史上由于疫情引起的死亡事件。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流行病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杀死2100万人的流行性感冒。

黑死病(腺鼠疫)在1346年到1352年间杀死了欧洲四分之一的人口,在有些城市里死亡人数高达70%。

1902年冬天,由捕鲸船“活跃”号上的一个水手带来的一场痢疾流行使56个萨德勒缪特爱斯基摩人中的51个人丧生,这是生活在加拿大北极地区南安普顿岛上的一群完全与世隔绝的人。

19世纪80年代初,当加拿大太平洋铁路修经萨斯喀彻温时,该省以前很少接触过白人及其病菌的印第安人死于肺结核的人数每年竟达到惊人的9%。

直到近代,也就是2003年的非典,全球累计非典病例共8422例,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因非典死亡人数919人,病死率近11%。

以上说明两点,首先来自于动物的病毒对于人类攻击,可能导致人类出现大规模的死亡。然后是在身经百战的现代人,具备丰富的抗病毒的身体经验,也就有了相应的抗体,而对于那些毫无此方面病毒抵抗的经验的群体来说,那就是致命的武器,多则千万,甚至有种族灭绝的风险。

5.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事件整体来说,有人吃了野味,染上病毒,极具传染性,恰逢传统春节下的人类大迁徙,病毒趁着这个机会四处点灯,为了最大限度的控制病毒传播,武汉在1月23日宣布封城,紧接着地级市也响应集体号召,纷纷封城,直到今天通知从明天上午12:00开始,我们市里镇与镇,村与村之间已经禁止通行,老实本分的宅在家里,这个春节基本就这样妥妥的安排了,也省了心不用到处见人了。

每天的生活睡到自然醒,也不用串门走亲戚,好酒好菜自家伺候着,上上网,看看书,听听音乐,与家里人聊聊天,一起看看电影,困了就躺着睡会,醒来就忙点想干的事情,日子倒也没那么难过。只是朋友圈满是肺炎的新闻进展,还有那么多医护人员依然奋斗在一线,也不知道做点什么,安心的宅在家里,不给社会添乱也算是贡献了。

最后也感谢大家的关心,尽管武汉或者湖北成了病毒的代名词,但并不是每一个湖北人都具有传染性,只是某些无知的人因为野味惹祸上身,某些不作为的官员贻误了战机,但整体而言,湖北人还是有铁骨,讲起狠来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一直团结奋进,而武汉作为新一线城市也是极具发展潜力的。

那些打不倒你的,终究让你变得强大,对个人如此,对于一个城市也同理,始终相信这场疫情会很快过去,那些犯的错,积累的经验也将促进这个地域的发展。

最后,也恭祝大家,新春快乐,身体健康!

文昌 2020.1.26于荆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