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另一个我
毫无防备地,我遇见了世界上另一个我自己。 地点是在普吉岛的巴东夜市。 熙攘人群中,我一眼见到你,便明白你是谁,你的音容笑貌,即便使用亿万分之一的毛孔瞬间感触,也可断明,比格雷诺耶为凝炼绝世香水凭借惊人嗅觉谋杀26名女子,更精确万分。 ...
剩夏的故事
文/沈万九 夏天是我的一个小师妹,其人甜而不腻,活而不泼,是一个典型的爱国爱家爱宝宝的居家型有爱青年,可惜…… 也是一个资深了七年多的妙龄剩女。 故事得从2007年那个炙热的夏天开始说起,那时的她刚斩获了一段无聊的“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式的爱情。 ...
遇到下一个你 ,我会不会已经是打磨完毕的成品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是待嫁的年龄,你没有见过我和男生成群结队去翻墙爬树的样子;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蓄了很久的长发,你没有见过我剪成一层一层的短发,在食堂让大家目瞪口呆的样子;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照顾自己,心情不好就做家务,手洗各种衣服,你不知道从前的我不会洗袜子 ...
思念和想念不会比我的生命更长远
“想”是“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痛苦等待;“想”是“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盛情回报;“想”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思慕渴求;“想”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遥不可及;“想”是“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
想我的母亲
父母对子女的爱,子女对父母的爱,是神圣的。我写过一些杂忆的文字,不曾写过我的父母,因为关于这个题目我不敢轻易下笔。小民女士逼我写几句话,辞不获已,谨先略述二三小事以应,然已临文不胜风木之悲。 我的母亲姓沈,杭州人。世居城内上羊市街。 ...
远处的一双眼睛
我们或许都经历过这种日子:你做一件事情,是因为你知道有一双眼睛在看。 那双眼睛属于一个你在乎的人,他也许是你的亲人,也许是你的恋人,也许是你仰慕和崇拜的人,也许是你暗恋的人,也许是你的旧情人。 有了这双眼睛,你无论做什么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这双眼睛的主人。 ...
品味孤独——《孤独六讲》读书笔记
by King 一,孤独的存在 “我所知道的乡下夫妇大多是‘用不着多说话的’,‘实在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一早起各人忙着各人的事,没有工夫说闲话。出了门,各做各的。妇人家如果不下田, 留在家里带孩子。工做完了,男子们也不常留在家里,男子汉如果守着老婆,没出息。 ...
永不过站的人
在这个城市里,有个不起眼的普通人,他每天搭乘公车,去到各种地方,从来也不会坐过站。 有时路途短,他在车上吃糖葫芦,每一站吃掉一个山楂果,最后一个山楂果吃完,他起身下车,刚好就是他要去的那一站。 ...
人的脸色
文/邹近夫 只为别人的脸色活下去的人,十有八九都没有自己的脸色。脸色是什么?汉语字典里将其解释成人的脸色,通俗,易懂。然而在现实社会交际中,人的脸色却隐含了好几层意思,你可以说它是神态、性格、内心等,你也可以说它是刀刃,心计,诡术,反正它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个表情。 ...
住在手机里的朋友
通信时代,无论是初次相见还是老友重逢,交换联系方式,常常是彼此交换名片,然后郑重或是出于礼貌用手机记下对方的电话号码。在快节奏的生活里,我们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住在别人手机里的朋友。又因某些意外,变成了别人手机里匆忙的过客,这种快餐式的友谊,常常短暂得无法深交。 ...
多少人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
多少人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   多少人以友情的名义,拒绝一个人。   多少人不敢说出来,害怕说出来后连朋友都不可以做了。   多少人喜欢一个人,只是告诉了他让他知道,而后转身离去,再也不提。 ...
右眼勾勒,指尖青春,放肆年华
我打时光里匆匆走过,在青葱岁月中,默数着我那绝版的青春。也许,该找个理由,回眸……左眼微闭,习惯用右眼勾勒出那一幕幕的悲欢离合,慢慢的,也学着习惯了那种单调。 ...
热门搜索
169 文章
4 评论
211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