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生活不如意的人们
文/留几手 每当哥看见网上的各种“人生感悟”、“心灵智慧”、“处世哲学”、“女孩应该知道的七件事情”、“男孩应该学会的八种武器”,哥就一阵阵的蛋疼……哥就琢 磨这些心灵鸡汤到底是谁写的?给谁看的?为啥会在网上泛滥?是大多数人在生活过的不如意吧。 ...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文章标题实在是高大上,选自戈尔《飞鸟集》第167节,The world has kissed my soul with its pain, asking for its return in songs. 以下的内容就不一定高大上了,充斥着负能量,慎读。 ...
平凡与陌生的珍贵
  大概一年前,我来上海出差,住在世纪大道旁。有一天晚上饭后和朋友散步,走到一个叫陆家嘴中心绿地的地方。来过上海这么多次,这却是我第一次发现这块绿地。这片绿地晚上不亮灯,因为周围所有大厦的灯光加在一起足以照亮这个小公园。 ...
念念不忘,未必有回响
有时我们在意的不是自己付出多少,等待多久,而是在长久厚重的等待之后,对方心中我们的位置。电影里面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惜,电影也只是电影吧,生活,未必是这般模样。 前两天收到这么一封信: “小昭,你好。 ...
2020,致命礼物
文/文昌 1. 这个春节,我还是回了家,只是途经武汉,依然诚惶诚恐。 此时窗外下着小雨,空气里弥漫着阴冷的水汽,一如南方的冬天,往常热闹祥和的节日气氛,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失去了那份温暖。 ...
可爱的武汉呀 你要快点好
文/奶茶不太甜 武汉成了全国的新闻中心。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这个名字一夜之间世人皆知。 大家都没想到,武汉就这样突然生病了。 尽管这个城市早已成为记忆,我还是发了信息给老师和赵敏,她们说,一切都好。 ...
商场的地下王国
文/远子 我曾在一家书店工作了两年。书店在某商城的地下二楼。每天早上钻进去,天黑了才爬出来,一整天都看不到阳光。不过,好在北京也没什么机会看到阳光。 ...
雨滴打在你的脸上 (读诗)
 依我所知,从九十年代开始,葡萄牙诗人安德拉德的诗歌开始进入大陆,并受到广泛喜爱。一种说法是,他的诗歌——或者某些篇章——有一种颓废的、伤感的美,与著名诗人柏桦的某些作品在气息上,有相似之处。 ...
除了唱歌我还能做什么?
文/王朔 我发现自己唱歌很好听是在一个萧瑟的黄昏,我走在下班后回家的路上,走过一个地下通道时,我突然感觉很累,有些眩晕,于是靠边坐了下来。我喘着气,呆呆地看着身前一群群面无表情匆匆而过的人们,不禁有些莫名的忧伤。 ...
如果你是假的,我把回忆还给你
文/杳 如果爱,是明知我筑起高墙,你依然抱着我。那么,为什么你轻易地将抱着我的手松开?如果你对我是虚情假意,那么我把回忆也一并还给你。   那些我们有过的曾经  1、圣诞节,朋友说要一起去吃火锅,给我介绍对象。 ...
笑吧,趁你现在还有牙齿时
文/流年 我们总有这样的茫然时刻,风霜雪雨中,我提着自己的手提箱,问自己我要往哪去?该回去还是继续向前?此时,我们知道应该赶路,却不得不停下来,因为这一刻意义太重大,一念之间决定了我们以后的路。 ...
我们老得太快,聪明却来得太迟
 生命中大部分的美好事物都是短暂易逝的,享受它们,品尝它们,善待你周围的每一个人,别把时间浪费在等待所有难题的“完满结局”上。 把钱省下来,等待退休后再去享受。结果退休后,因为年纪大,身体差,行动不方便,哪里也去不成。 ...
热门搜索
169 文章
4 评论
211 喜欢
Top